张伟, 坚持写日记的山东驰援湖北医疗队队员

作者:admin   时间:2020-02-12 03:08

张伟, 坚持写日记的山东驰援湖北医疗队队员

2020-02-09 19:49 来源:经济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山东东营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张伟,是山东驰援湖北医疗队的一员。他平时就多才多艺,喜欢写诗、写文章。在黄冈,在紧张的抗击病毒、救治患者之余,他坚持写日记。

   

   

   

  鲁网2月9日讯 山东东营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张伟,是山东驰援湖北医疗队的一员。他平时就多才多艺,喜欢写诗、写文章。在黄冈,在紧张的抗击病毒、救治患者之余,他坚持写日记。现选录几则,以供读者阅读。

  1月31日(庚子年正月初七)

  我是东营市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主管护师张伟,担任东营援鄂医疗队副队长。

  庚子年正月初七,今天是山东医疗队援鄂第七天,也是我们进驻大别山医疗区域中心第四天,四天时间内我们收治确诊病人近100例。作为一名有10年党龄党员和重症四组组长,我深知肩上担负的使命和责任重大,不敢怠慢,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福祸避趋之”。

  从前期准备工作到收治病人,我都冲在第一线,最困难的时候每天仅能休息三小时。重症肺炎病人呼吸衰竭症状明显,需要呼吸机及高流量氧疗设备进行支持。医疗队得知我是一名呼吸治疗师,就把各种呼吸机使用流程方法以及高流量氧疗相关培训交给我。

  目前重症监护病房是临时改建,穿上厚厚的防护服、垫上尿不湿后各种行动都比较迟缓;而且为了保证防护效果,各种站立、下蹲、转身、操作幅度都不能过大,防止出现职业暴露。一个班下来身体都僵硬了,护目镜凹槽中已经集满了汗水,但是我无怨无悔,希望这次疫情能尽快过去,前线人员能和家人团聚。

  感谢市领导、院领导给与我们前线人员的关心和支持,我们一定不辱使命,安全归来。

  正月初八,是我父亲的生日,祝愿父亲母亲身体健康、工作顺利!

  2月1日(庚子年正月初八)

  今天的上班时间是凌晨4:00,为了不睡过头,耽误队里行程,我们统一将闹钟设置成凌晨2:30,闹钟一响,人瞬间就清醒,肩上的使命时刻提醒我们“我们是山东医疗队,黄冈加油,中国必胜!”凌晨3:00,酒店大巴车正式出发,在路上我们相互打气,有意无意的说到我们的梦想,我们房晓杰护士长说:“我的梦想是等到春暖花开时,能摘下口罩,去欣赏一下大别山美丽的风景!”是啊,美丽的大别山如今被疫云笼罩,但是我们始终坚信,冬天失去的,春天一定会加倍还回来!

  凌晨3:20,我们到达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。我知道每一个人都是身心俱疲,但是每个人都充满信心,没有人抱怨条件的艰苦,生活的苦难。十七年前当SARS肆虐中国的时候,我们只有十几岁,我们崇拜那些扶危渡厄不畏生死的勇士们,十七年后我们也可以生死无畏,护我家邦。

  战友们相互检查对方防护服是否穿好,一切准备就绪。我们穿过隔离区进入确诊新型肺炎重症监护病房,去接替早已疲惫不堪的战友们,为了区分每一个人,我们都在防护服上写了名字,防护服的密不透气加上护目镜中凝结的水珠,即便是面对面也很难认出对面是谁。 

  在这里我们依然如往常一样交接病人,给病人进行生活护理,密切观察生命体征变化。原本早晨抽血只是一项基本操作,但是现在穿上厚厚的防护服,戴上视线受阻的护目镜,还有三层乳胶手套,动作已经变形了,但是我们对于操作依然不含糊,在完成操作的同时给病

  人带来最小的痛苦。

  感谢院领导每天的慰问和嘱托,虽然我们一行人不在同一个酒店,平时很少能见面,但我们来到这里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,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去帮助那些处于病痛折磨的人们,希望疫情尽快过去,春暖花开时我们再团聚!

  2月2日(庚子年正月初九)

  今天,上完凌晨的班在宿舍休息,微信突然接到通知,说当地的好心人过来送东西。我们下去后看到一对夫妇,带着口罩,看不清长相,言语中带着当地的口音,有的话也听不清楚,但大体意思是感谢你们来帮我们,我们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尽一点微薄的力量。我们原本想让夫妇把东西带回去,可一句话的功夫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。2020,我们温暖着这个城市,你们温暖着我们。 

  还记得刚来黄冈时,我们坐车去上班,路上被不了解情况的交警拦下来说禁止通行,司机师傅向交警解释,“他们是从山东来援助黄冈的医疗队员,这是他们的专车,现在正要去医院上班治病救人,争分夺秒”。交警听后庄严的向我们打了一个敬礼,这个暖心的敬礼让我们感受到了出当地人民对我们的信任和感激,是的,我们不是孤军奋战,而是和当地750万黄冈人一起。加油黄冈,中国必胜!

  2月3日(庚子年正月初十)

  一天两个班,从酒店来回加上穿脱防护服时间差不多每天工作12小时,瘦弱的战友们鼻梁上都磨破了,有的起了压疮,我之前还暗自庆幸脸上肉多可以抵挡口罩护目镜的摧残,但是我只比他们多坚持了两个班次,脸上也起了压疮。 

  在酒店碰到了隔壁杨姐,看到我脸上的压疮,她立即回屋拿出了一盒水胶体,说:“弟弟,你先用着,我这里还有!”

  最近各个医院的医疗物资相继抵达酒店,每个人都没有把这些物品据为己有,而是都分给了我们这些患难与共、同舟共济的亲人们,每个人心里都明白,在这里我们没有老师,没有领导,没有地位之分,只有兄弟姐妹,我们138人为了一个目标从千里之外赶来,在不久后我们也一定会平安回去。这些天看到周围无数柔弱美丽的姑娘变成战士,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,春天很快会来。

  2月4日(庚子年正月十一)

  今天上的是总务班,8:00—16:00。主要负责重症监护室环境消杀和防护用品的补充。在正规重症监护病房我们有层流系统、负压系统、新风系统,但是在这里我们一无所有,只能靠开窗通风,以及一天两次的消毒液喷洒和擦拭。 

  环境对于病人和医护人员来说至关重要,新型肺炎病人的飞沫和气溶胶可能散布在各个地方,落实好消毒制度才能保护好我们每一个人。在这里我们没有常用的84片,只有液体状的84消毒液,我们用2000ml的水加上80ml的84消毒液配成含有效氯为2000mg/L的含氯消毒液,喷洒和擦拭每一个角落。我和山东省立医院ICU丁敏护士长干完消杀工作又去库房领防护服,忙完已经下午2:30,我们在简陋的餐厅里吃饭时候简单的聊起来,短短的十几分钟,我发自内心的佩服这位护士长。她给我的印象是无论干什么总是冲在最前面,事情办的周到而又不失公平。

  她说:“今年我已经47岁了,以我这个年龄完全可以不用来这里,不用再做这些事情,但当我得知湖北需要我们的时候,我第一个报了名,我觉得人这一辈子一定要做些善事,老了才能无怨无悔。”在这里我看到了人间百态,也得到了精神的升华,疫情无情,人间有爱,愿时光慢一些,人世间少一些苦难。

  2月5日(庚子年正月十二)

  不知不觉,来黄冈已经十二天了,对于我们山东医疗队来说也是捷报频传,从第一例新型肺炎病人出院到第一例重症病人拔出气管插管,这里倾注了山东医疗队队员们的无数心血,从我们入驻大别山医疗中心的那一刻到初具规模的救治中心,从无到有,也只用了短短九天时间。在这里有无数的感人故事,也有无数的动人场面。

  今天值上午班,监9床是一位大叔,年龄55岁,刚来的时候病人被迫卧位,呼吸60次/min,氧饱和度只有50%,根据这种情况,我们给他应用了高流量氧疗,经过几天的精心治疗和护理,从原来的高流量氧疗50L/min,氧浓度90%,慢慢过渡到到现在的面罩吸氧,病

  人的状况逐渐好转,气色也恢复的很快。

  看到他眼神四处张望,我过去问他“大叔你有什么需要吗?”“我想吃点东西”“这有医生给您下的肠内营养-瑞代”“我不喝那甜的东西,喝了反胃!”说到这里,我觉得大叔已经有了正常人的饮食需求了,我就把在酒店带来的橘子拿给他,“大叔,这是我们在酒店吃的橘子,您可以吃点,我这里还有。”大叔拨开橘子慢慢放进嘴里,若有所思的样子,一边吃一边竖起大拇指说,“你们吃饭的时候都想着

  我们,你们山东人真好!”

  听到他真诚的赞美山东人,内心的疲惫和身体的劳累瞬间就消散了。工作有时既复杂又简单,只要用心,总能收获内心想要的。简单的一句话可以感动一个人,也可以温暖一座城。夜深了,晚安黄冈,晚安山东! 

  2月6日(庚子年正月十三)

  来湖北不知不觉已过去13天,有人问我是一个什么感觉,我说“感觉一切发生的太突然,就像一场梦一样”。往常的我还是和平常一样上下班,回家陪孩子嬉戏,快过年了,给孩子买了新衣服,给孩子买了她人生中第一次见到的东西“鞭炮”,从腊月二十三开始,只要我在家晚上都会和孩子去楼下放摔炮,放烟花,孩子自然也是高兴的又蹦又跳。恰巧今年年三十我和妻子都休班可以和父母一起过年。回到家和妻子聊天,“今年特别忙,很长时间没有回娘家了”“我今年初一白班,初二夜班,初三下夜班我休息一会咱开车回去,初四咱们回来,初五继续上班”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。大年三十下午四点四十五分接到紧急通知,山东省要抽调一部分医护人员赴湖北支援,和妻子简单一商量决定报名。报完名原本以为会过几天出发,没想到仅仅不到24小时,我就踏上了援鄂的道路,成为山东省首批援鄂“逆行者”。对于突然出发的通知,妻子和父母没有过多的言语,只是简单的对我说“去前线完成你应该完成的任务,平安归来,家里就交给我们。”

  记得上次来武汉大约是2年前,那个时候我还在南方进修,当时觉得武汉车水马龙,一方盛世美景,如今的武汉却被疫云笼罩,路上空空荡荡,除了执勤的交警,很难再看到其他人。每天都会收到来自各个地方的消息,领导、朋友、家人,他们为了不打扰我工作和休息都是发信息,发语音,等我有时间、睡醒了再回复。在这里交通基本上都处于停滞状态,每天上下班都有专车接送,监护室的病人病情都比较重,需要专门看护,重症组一共60人,12名医师,48名护理。每班4小时,1天两个班,加上来回和穿脱防护服的时间一天差不多工作12个小时。在这种高强度的工作下,很多战友出现了消化道的不适,呕吐、腹泻,可能是水土不服,也可能是精神压力所致,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人因为身体原因请假,在一起的时候我们都这样相互调侃:“我们大老远来是来帮忙的,不是给湖北人民添乱的,我们倒下了可没有床位给我们住,所以我们不能倒下!”简单的玩笑话,也透露出大家不下火线的决心,我知道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背负着巨大的压力,但每一个人都流露出阳光的一面,他们知道,在这里代表着不是自己,而是一个家庭,一所医院,一个地市,一个省份。在这里我们又化身为一体,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山东医疗队。每天我们上班都会路过一个叫遗爱湖的地方,这个地方也是黄冈本地著名的景点,当年苏东坡在这里写下了《遗爱亭记》,也写下了著名的词《定风波》,我觉得他的词非常适合我们现在的心境: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  每天上下班是生活的一部分,每天救治病人也是我分内的事情,冲在第一线也是一名共产党员应尽的义务。有人说你们是英雄,我想说的是:我不想做大家的英雄,我只想做孩子心中的英雄。高尔基说:”父亲是一部震撼心灵的巨著,读懂了他,你就读懂了整个人生!” 父爱如山,稳重而威严,父爱如水,平静舒缓而绵长,父爱如火,熠熠燃烧而温暖,父爱如天,宽广蔚蓝而博大。孩子还在上幼儿园,他现在还不知道他的爸爸这么长时间不在家是去干什么了,临走前我只是跟她说“爸爸去出差了,要过很长时间才能回来”,但是总有一天她会明白,她的爸爸去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。在幼儿园的家长群里,每天都会收到同班小朋友爸爸妈妈的关心和祝福,我知道有一天当孩子去幼儿园的时候会有其他小朋友说“你的爸爸真厉害!”,过多的说教并不能教育孩子,唯有身体力行才是最有效的教育方式。而立之年的我希望能给孩子做一个榜样,对孩子未来人生路能有所帮助。

  现在已经是夜里23:15分,明天凌晨4点的班。愿疫情尽快结束,愿我们山东医疗队员健健康康,愿山东的父老乡亲们平平安安,黄冈加油,山东加油,中国加油!


初审编辑:陈吉全